当前位置: 首页 >名人荟萃 >【红色记忆】宋乔生:从水口山到井岗山的革命先驱

【红色记忆】宋乔生:从水口山到井岗山的革命先驱

刘泽平

编辑:网站编辑    访问量:1884    发布时间:2016-08-16    【字体:


  宋乔生(1891~1929),1891年生于湖南湘潭县小花石(今属株洲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7岁入学,因家境贫寒,两年后辍学到本县一家铁匠铺当学徒,后到常宁水口山铅锌矿当吊车工。1923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6月,任机械科党支部副书记。1928年初,配合“湘南暴动”,率领水口山地下党员和工人举行起义,先后两次夺取矿警队百余支枪,组成八百多工人,两百多农民参加的游击队。4月,率部参加朱德的队伍上了井冈山,任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军委委员、特务营营长,后兼任红四军军械处处长。5月20日,出席湘赣边界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11月,茨坪重新组织湘赣边界特委和红四军军委前敌委员会,他被选为前敌委员,成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党政军领导人之一。1929年元月,红四军进攻赣南,他沿途宣传红军宗旨,帮助部队筹粮、筹款。进入江西大余县城后,遭敌人袭击,军部和工农运动委员会等机关被敌人包围,宋乔生在突围时,不幸牺牲。毛泽东评价说:“宋乔生组织能力很强,带了许多人上井冈山,很有功。”


毛泽东在水口山播下的革命火种,让他由学徒、铁匠、吊车工成为“工运”领袖

   1922年夏,时任中共湖南支部书记、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湖南分部主任毛泽东到水口山调查工人生活状况,回去后,指示中共衡阳地下党组织和湘南学生联合会应以水口山为重点,深入工人中去,加速马克思主义传播。不久,衡阳三男师的黄静源、韦汉等一些党团员和进步师生,利用寒暑假一批又一批来到水口山,给工人群众带来了《向导》、《新青年》等革命书刊,并举办工人识字班和工人夜校,传播马克思主义。宋乔生一开始就成了工人夜校里的积极分子。他不但自己刻苦学习,还经常向工人群众宣传自己从革命书刊中和在工人夜校里学来的革命道理。1922年,宋乔生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

  1922年冬,中共湘区委员会派党员蒋先云、谢怀德等来到水口山开展工人运动,在水口山矿成立了中共水口山小组,领导工人开展罢工斗争。这期间,宋乔生担任工人俱乐部的十代表和纠察股委员。罢工斗争中,当矿局局长妄图以谈判为名,阴谋杀害工人代表蒋先云、刘东生时,他与工人纠察队长谢怀德组织3000多工人将矿局围住,并齐声高呼:“反对阴谋杀害我们的代表!”“不放出我们的代表,就烧毁矿局!”“不答应罢工条件,誓不复工!”吓得矿局局长胆颤心惊,不得不放出工人代表。当矿局局长指使选矿科长潘振纲以矿局职员总代表身份,带领矿警,带着手枪来到敲砂厂登台演说,恫吓童工,扬言:“如不开工,一一枪毙”时,宋乔生与谢怀德等闻讯后,及时组织部分工人纠察队员赶到敲砂厂,缴了潘振纲的手枪,吓得潘振刚面如土色,随往的矿警也四散奔逃。

  经过锻炼和考验,宋乔生在政治上越来越成熟了。他常对工人们说:“没有压迫剥削的美好社会,我们看不到不要紧,只要我们的后代能看到。”1923年5月,宋乔生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6月,矿区建立中共水口山党团,他担任机械科党支部副书记。

  几次活动后,水口山工人俱乐部声威大振。反动派视之为眼中钉,一心想拔掉它。1923年11月,矿局勾结反动武装武力镇压工人运动,强占工人俱乐部并枪杀一名工人纠察队员,宋乔生同蒋先云一道发动数千工人包围矿局办公楼,迫使矿当局接受工人提出的九项条件。此次运动后,蒋先云接到省委指示,必须马上离开水口山去接受新的任务,水口山的工作由宋乔生全面负责。事隔三天后反动派出动一个营的兵力镇压,撕毁工人提出的所有条件,封闭工人俱乐部和工人子弟学校。1925年上海“五卅”惨案发生后,水口山工人积极要求恢复工人俱乐部,以实际行动声援“五卅”反帝爱国运动。1926年7月北伐军进抵湖南时,宋乔生积极组织恢复水口山矿工人俱乐部,组建工人义勇队,发展工人运动,重新建立中共水口山特支。8月,宋乔生被选为中共水口山特别支部委员。

 

他率八百矿工汇入革命洪流,井岗山迎来了最精锐的“水口山”力量

  1927年,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不久,湖南特委书记陈佑魁来到水口山,明确指示:水口山党团组织的当务之急是要迅速解除反动矿警队的武装,武装工人纠察队。根据这一精神,水口山党组织以举行军事演习为名,由宋乔生担任大队长,采取突袭的办法,一举夺取矿警队的枪支85支,子弹100多担。“马日事变”后,宋乔生又与刘汉之等组织了近2000人的队伍,积极投入配合各地农军攻打衡阳,进攻长沙的战斗。由于种种原因,进攻长沙的中途受阻,水口山工人武装化整为零,分散隐蔽。

  1927年“八七会议”后,宋乔生秘密组织水口山工人武装继续开展武装斗争。同年11月,宋乔生带领水口山工人武装开赴桐梓山,与当地农民武装合编成工农游击队。

  1928年1月27日,宋乔生担任总指挥,率水口山矿工人和雷发徕率领的工农游击队,巧取矿警队步枪108支,子弹4箱。次日,各路人马聚集于桐梓山,召开大会,建立湖南第一支工农武装——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独立第三团,宋乔生任团长,谢翰文任党代表。

  同年2月,朱德率领的工农革命军,在宜章城拉开“湘南暴动”的序幕,宋乔生率部积极响应。3月上旬,水口山矿务局局长余焕东,花费不少银元请常宁肖宜春带领1000余人马,进驻水口山,气势汹汹地捕杀参加抢枪暴动的工人及其家属。4月1日清早,他们杀害138名工人,抓走40多人。三团闻讯后,立即召开骨干会议进行研究,一致认为,桐梓山离水口山矿只有二三十里路,肖宜春不打桐梓山,而在水口山胡作非为,其企图是引我下山,而以彼之优势兵力一举将我消灭。因此,只宜将计就计,引蛇出洞,把肖宜春引过河来,伺机歼灭之。宋乔生故意派人到烟洲、荫田等地书写“打到水口山,活捉肖宜春”等标语,乱其心智。肖宜春中计将部队调往烟洲,4月2日,宋乔生率独三团返回水口山,处决了罪大恶极的矿局局长余焕东,烧毁矿局办公大楼、松柏火车站和停泊在湘江里的汽船,镇压了土豪劣绅。

  听闻消息,肖宜春气极败坏,马上命令部队折回水口山矿区,紧追独三团。宋乔生率独三团回到桐梓山后,分析敌人会来追击,于是把兵力埋伏在桐梓山西面一条狭长山冲的两旁,严阵以待。4月7日中午,肖宜春中计尾随而来,一阵拼杀,丢下29具尸体,狼狈退回了水口山。这一仗,独立第三团的军威大振,敌人闻风丧胆。

  4月上旬,独立第三团离开桐梓山,经坛下向耒阳城推进,准备与朱德部会合,在坛下驻扎了两个晚上,杀了罗顺云等五个土豪劣绅。第三天,驻瓦园的肖宜春部和段子为部约一团人,倾巢而出,分两路围攻坛下墟。由于敌众我寡,三团且战且退,冲出包围圈,安全转移到江边的豹子岭。

  朱德、陈毅率领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准备进军井冈山的消息传来之后,谢翰文、宋乔生率领独立第三团,约900名战士,其中工人640余人,耒阳农军160余人,衡南农民100余人,经瓦园、灶市于当天中午过河到耒阳河东,与朱德、陈毅部队胜利会师,踏上了去井冈山的征途。

  1928年5月4日,毛泽东在江西砻市召开红四军成立大会,将独立第三团正式编入红四军军部特务营,宋乔生任营长。7月,被任命兼任红四军军械处处长。同年11月,茨坪重新组织湘赣边界特委和红四军军委前敌委员会,他被选为前敌委员,成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党政军领导人之一。1929年1月中旬,随红四军进军赣南时,在大余县南平坳战斗中,与部队失去联系。转移途中遭当地地主武装袭击牺牲。  

  宋乔生领导的水口山矿工武装起义,是这一时期发生在湖南境内唯一的一次声势较大的工人独立武装起义,它对城市、工矿的工人武装斗争产生了重要影响。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专门提及水口山工人队伍,朱德曾就水口山矿工人武装素质提出很高的赞誉,称他们政治上最强。

  宋乔生在政治上确实很强,上了井冈山后,特别是成为湘赣边界和红四军领导人之一以后,他对毛泽东的推崇无人可比,被称作是毛泽东早期在井冈山的“二十八将”之首,地位远在潘心源、刘士奇、毛泽覃等人之上。宋乔生政治上立场坚定,“八月失败”后,在讨论部队的得失问题上,宋乔生以特务营营长的身份狠批朱德、陈毅,甚至直接提出要把朱德、陈毅罢官。

  毛泽东对宋乔生一直念念不忘,据记载,毛泽东文革前上井冈山重游故地时对汪东兴说,井冈山当初由四股力量汇集而成。一股是毛泽东秋收起义部,一股是朱德、陈毅湘南起义部,一股是王佐、袁文才土著部,一股是彭德怀平江起义部。这四股力量中,以部队素质和精锐程度来论,宋乔生的水口山工人武装当属头筹。宋乔生牺牲后多年,毛泽东曾与上海市虹口区副区长朱舜华说起了宋乔生:“宋乔生组织能力很强,带了许多人上井冈山,很有功。”毛泽东对宋乔生的感情还有一事可证,耿飚将军在文革初期受到冲击,与黄镇一道被打成“耿黄反党集团”,造反派准备对耿飚将军动粗,有穿军装的人提醒:“上边有话,不要打耿飚。”1968年,毛泽东获知还在斗耿飚,就发话了:“怎么还整耿飚啊?他舅舅宋乔生是井冈山的人,我了解嘛。什么耿黄反党集团,我看还是王力搞的那一套。”我们从这话还可以看出,时间已过四十年,毛泽东对宋乔生还是如此看重。

 

“只要穷人能翻身,就算掉脑壳也得干革命!”

  “忠孝不能两全”。宋乔生一家在当时是佃户,他是长子,11岁就同父亲下田。随着弟妹的出生,家里的日子越发艰难,无米下锅是常有的事。1908年,刚满17岁的宋乔生,为了一家人的生计,来到水口山。开始是当学徒,学铁匠,两年后作吊车工。辛苦一年也剩不了几个钱到家,家里的生活并没有因为宋乔生当了工人而得到改观。后来家人知道,宋乔生在水口山参加了革命。在宋乔生,宋润生兄弟俩其中一次见面有过这样一段对话,宋润生说:“革命成功你是人上人,可随时都有掉脑壳的危险”。宋乔生说:“革命就是掉脑壳的事,不革命我们永远翻不得身,穷人永远受穷你愿意吗?”宋润生无言以对。宋乔生接着说:“我也知道你生性胆小又老实,你就在家好好种田照顾屋里。”

  宋乔生最后一次回家是他母亲侯氏生病在床,刚回来,就有人送信,纸上没字,宋乔生躲着把信放在火上一烤,字出来了。宋乔生看完信,两眼噙满泪,望着病床上的母亲,没说一句话。两天后,他走到床前,跪在母亲面前叫了一声娘说:我要走了,娘,你要保重。他母亲好象预感到什么:“你难道不回来了吗?”宋乔生说:“我这个崽不要指望了,当做没生我这个崽吧!”他母亲听着这话泪流满面。宋乔生一把雨伞挂着那口母亲送给他的衣箱,背在背上,忍着泪水,头也不回就走了。就在那年年底,跟着一起闹革命的宋乔生的三妹夫周乔生回来了,告知宋乔生已牺牲,惊闻噩耗,他母亲当时就晕了过去,从此就没下过床。

  宋乔生的父亲也因此整天恍恍惚惚,不久因摔了一跤瘫痪了。1931年的正月,还没过十五,宋乔生的母亲离开了人世,临终时拉着宋润生的手,眼里含着泪花,嘴里念叨着:“你哥哥的……尸骨头……你……你……”在一旁的父亲告诉宋润生:“你哥死在外面是孤魂野鬼,超不得生,你母亲要你把他的尸骨头拣回来。”

宋乔生的母亲去世之后,父亲也相继离开了人世。因背负着“共匪家属”的罪名,当地不肯发丧,也不肯埋在那里。一位谭姓大地主叫坤满爷出来作保才准发丧。不过,还要葬到十多里外的祖山上。宋润生一人强忍悲痛与屈辱找来一辆土车,徒步一人安葬了两位老人。(本文资料主要来源《常宁英烈》,陈其林——《毛泽东念念不忘的战友——宋乔生》)


[打印本文]

信息公开 文化资讯 名人荟萃 宜城之子 诗乡文苑 书画影艺 乡镇风采
课题研究 人文地理 特别刊载 乡音乡情 文化创意 记忆空间 联系我们
湘ICP备16011544号-1   Copyright c 2016 湖南常宁湖湘文化
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