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名人荟萃 >【名人传记】蒯恩:“草根将军”积功受封“新宁男”

【名人传记】蒯恩:“草根将军”积功受封“新宁男”

编辑:网站编辑    访问量:1005    发布时间:2016-08-16    【字体:


       ○爵位是古代帝王对有血缘关系的亲族和功臣授予的一种称号,是社会地位高低和享受物质利益多少的标志。曹魏起正式废除了秦汉以来的二十等爵,实行公侯伯子男五等制度,以后为历朝所沿行。南北朝时期的“新宁男”封爵与宋元时的“常宁王”封爵约同。

       ○关于蒯恩,《宋书·列传第九》曰:高祖征孙恩,县差为征民,使蒯恩充乙士,使伐马刍。恩常负大束,兼倍余人,每舍刍于地,叹曰:“大丈夫弯弓三石,奈何充马士!”

      ○蒯恩,兵法得候亮生真传,武功主要揉集两湖名家之长,并别出机枢。

      ○在惊心动魄的娄县战斗中,蒯恩一眼被箭射伤。虽身受重创,斗志依旧激昂,冲锋陷阵,毫不犹豫。

      ○应城之战,张坚占尽优势。蒯恩不畏艰险,擅用谋略,潜心研究地形、精心布好战阵,最终击败敌方,并因战功被封都乡侯。

 

  常宁历史悠久,人杰地灵。自公元257年建县到2012年,已有1756年历史。早在旧石器时代,境内就有原始人类生息繁衍。约在四五千年前后,常宁这里居住着三苗部落。战国时期楚人徙居境内。秦汉时属耒阳,三国(吴太平二年公元257年)析耒阳置新平、新宁二县。东晋(太元二十年公元395年)并新平入新宁,唐天宝(公元742年)改新宁县为常宁县,属衡州。

  爵位是古代帝王对有血缘关系的亲族和功臣授予的一种称号,是社会地位高低和享受物质利益多少的标志。曹魏起正式废除了秦汉以来的二十等爵,实行公侯伯子男五等制度,以后为历朝所沿行。南北朝时期的“新宁男”封爵与宋元时的“常宁王”封爵约同。虽历史久远,但历史上被封为“常宁王”的人并不多,有详细记载的更是少之又少。先说说《常宁一千七百年纪事》中略有记载的第一个“常宁王”——“新宁男”蒯恩。书中记载:南北朝时期①,宋永初三年 (公元422年),封蒯恩为新宁男。寥寥数字,说尽一个戎马生涯、浴血沙场大将军传奇人生中的某个精彩片段……

 

大丈夫弯弓三石,奈何充马士

  蒯恩,字道恩,南北朝时兰陵承人,今山东人(兰陵县是今山东境内最早设立的县治)。出身于草莽,被识于微时,其伯乐乃被誉为“南朝第一帝”的刘裕。

  《宋书·列传第九》曰:高祖征孙恩,县差为征民,充乙士,使伐马刍。恩常负大束,兼倍余人,每舍刍于地,叹曰:“大丈夫弯弓三石,奈何充马士!”高祖闻之,即给器仗,恩大喜。自征妖贼,常为先登,多斩首级。既习战阵,胆力过人,诚心忠谨,未尝有过失,甚见爱信。

  在兵荒马乱的动乱时期,刘裕征讨孙恩时,“草根”蒯恩被县衙征用为小兵。因军中无人举荐,起初被安排在民营,为民夫,作为乙等劳力使用,负责运载喂马的粮草,从军后身份依旧十分的卑微。蒯恩兵法得侯亮生真传,武功主要揉集两湖名家之长,并别有所长。

  侯亮生乃“桓南郡”桓玄的心腹谋臣,一生以谋略名震四方,本人很谦虚,力求进步。声望颇高的侯亮生独独看重蒯恩的人品,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可谓蒯恩的良师益友。

  生活在这烽火不断的年代,置身于最低层的环境中,蒯恩空有一身本领,一腔抱负,不得其志,一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悲凉油然而生,无处宣泄自己的遗憾与无奈。

  出生于北方的蒯恩,生得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又天生大力,常常轻轻松松背负一大捆粮草,一般人好几个人背负的重量加起来只有他一个人背负的重量。

  胸有大志的蒯恩每每丢下刍草,时常自顾自仰天悲叹:“大丈夫应该开挽三石弓箭临阵杀敌,上保江山社稷,下护百姓安宁,怎么能仅当一个马兵?怎么能仅仅满足当一个无名无姓的小兵?”

  只言片语,一个高大、威武的男子貌似就在眼前。有着清晰的轮廓,有着满腔的热血,有着远大的理想,立于天地间,兀自感叹报国无门、怀才不遇之悲闷。

 

南朝第一帝,慧眼识马兵

  蒯恩这些牢骚类的“个人感言”被传到时任北府将领孙无终司马的刘裕耳中。

  刘裕(363年4月16日—422年6月26日)——是南北朝时期刘宋开国皇帝。字德舆,小名寄奴,汉族,彭城县绥舆里(今江苏铜山)人。卓越的政治家、改革家、军事家。于隆安三年,参军起义,对内平定战乱,先后消灭南方各大割据势力,使南方出现了百年未有的统一局面。对外致力于北伐,取巴蜀、伐南燕、灭后秦。有着“南朝第一帝”的誉称。这些都是有史可供考证的,语出明李贽《藏书·世纪列传总目》:“宋武帝,自是南朝第一帝也。”

  刘裕出身微贱,靠军功逐渐成长为东晋重臣,这在注重门第出身的江南官僚圈子里可谓凤毛麟角。刘裕出生时,母亲难产而死,父亲因此认为刘裕乃不祥人,欲丢弃荒野任其自生自灭。幸亏刘裕的大婶可怜他留下来抚养大。因为从小寄养在外,他的小名就叫寄奴。


11.png

  

      由于家里无钱无势,刘裕没上过学,也不认识几个字。长大后就成为无业游民,整天赌博打架,后来实在是混不下去了,就以卖草鞋为生。前秦讨伐东晋,刘裕应征入伍,参加了刘牢之领导的北府兵,因长得伟岸、魁梧,擅用一柄长刀,被东晋冠军将军孙无终相中,成为孙无终帐下的一名勤务兵。 

      淝水之战后,北方乱,群雄逐鹿。东晋乱民孙恩、卢循也趁机造反,烽火席卷整个江东,北府兵也投入到剿匪的战斗中。一次,刘牢之的儿子刘敬宣领兵讨伐一支几千人的乱民部队,刘裕被派去侦察敌情,侦察队半路被敌人发现,遭到围殴,几十余名侦察兵最后只剩刘裕。

  刘裕急中生智跳到河里,几个敌人准备下河杀他,被刘裕用长刀连杀数人。被逼到死角的刘裕索性跳到岸上,大声呼喝,长刀一排排砍去,敌人一片片倒下。乱军都被刘裕的神勇所震慑,气势一泄而尽,竟然一起撒丫子扭头跑,刘裕提着长刀在后面猛追。

  这番壮观场面,恰好被出来打探情况的刘敬宣撞上,看到刘裕一人追杀上千人满地乱跑,不禁大为赞叹,火速命令援助,杀死一千多敌人胜利回师。刘裕一战成名,扬名立万,从此起家,成为东晋一员虎将。

  或许是刘裕遭遇过相似的坎坷,也有类似的怀才不遇的纠结心情。也许是刘裕只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蒯恩是不是一个有真材实料的人物?是,自然是好,自己是伯乐。不是,也没什么损失,只是一次尝试,丢人的只是不知天高地厚的马兵蒯恩。具体出于何因,刘裕最终给了这个年轻人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无人知晓。事实证明,刘裕的选择是对的,他给别人的机会,也是给自己的机会,这个抉择换来了丰厚的回报。

  刘裕既已决定给机会,便命人带领蒯恩去选择自己中意的武器及铠甲。蒯恩得知此讯,高兴万分,年轻的脸庞焕发着青春的光辉,感激于刘裕的知遇之恩,既勤学武艺,又熟读兵法,是个有谋有勇之人。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强将手下无弱兵,自征讨孙恩起,自拿到武器起,蒯恩便一心跟随刘裕,常常率先攻击敌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斩杀了不少敌人。在征讨孙恩中首次展现出个人征战能力。战乱不止,蒯恩也因表现出众,屡屡高升,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士兵,从此戎马生涯、浴血沙场,为一方安宁抛洒热血。

  娄县,历史悠久,自古经济发达,是各方势力必争地之一。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在惊心动魄的娄县战斗中,蒯恩左眼被箭射伤。虽身受重创,斗志依旧激昂,冲锋陷阵,毫不犹豫。

  “百战沙场碎铁衣,城南已合数重围。突营射杀呼延将,独领残兵千骑归。”战争终究是残酷的,死亡、伤痛总是无可避免。“一将功成万骨枯”,无数伤亡、无数生命、无数鲜血,多次战役造就一位英雄。身经百战的蒯恩实战经验丰富,既熟悉战阵,又胆量才能过人,更为难得的是从不妄自尊大,一直忠诚恭谨,军中事务皆是有商有量,献计献策,军纪严明,未曾有过错误,这样的将才自然很受高祖的青睐:

       蒯恩随同高祖平定京城,以宁远将军身份带一队人马。又随同振武将军刘道规西向讨伐。俘虏桓仙客,攻克偃月垒,打下江陵(又名荆州城,位于湖北省中部偏南,地处长江中游,江汉平原西部,南临长江,北依汉水,西控巴蜀,南通湘粤,古称“七省通衢”)。为“南朝第一帝”的万里江山增添新版块再立新功。

  义熙二年(公元406年),张坚占据应城造反。应城,历史悠久,文明古老,以地处要冲,乃安、荆二府咽喉,郧襄东道门户,应置城为守,故有此名。北朝西魏以应城为城阳郡治,领应城、云梦两县,并一度改设浮城县。应城位于湖北省中部偏东,其资源富集,物华天宝,素有“膏都盐海”之称,张坚欲借应城有利地利起势,蒯恩不畏艰险,擅用谋略,潜心研究地形、精心布好战阵,最终击败张坚,并因战功被封都乡侯。

  公元409年,广固(今山东省益都县)被攻克,南燕政权灭亡,蒯恩又立新功。

  这些都只是蒯恩征战生涯中的一小部分,小马兵到大将军的传奇故事还有一段遥远的征程……

  

      ①南北朝(公元420年—公元589年)是中国历史上的一段分裂时期,由公元420年刘裕篡东晋建立南朝宋开始,至公元589年隋灭南朝陈为止。该时期上承东晋、五胡十六国,下接隋朝,南北两势虽然各有朝代更迭,但长期维持对峙,所以称为南北朝。南朝(公元420年—公元589年)包含宋、齐、梁、陈四朝;北朝(公元439年—公元589年)则包含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和北周五朝。

 

(一)

  时势造英雄,乱世出枭雄。卢循虽成朝廷官员,但其部众贼性不改,屡屡造乱。

  元兴二年(403年),刘裕于永嘉郡击败卢循,并追击至晋安郡,卢循唯有循海道向南逃走。

  元兴三年(404年),卢循到达南海郡,并登陆进攻,兵向广州治所番禺(今广东广州市)。广州刺史吴隐之坚守城池百日,于十月壬戌日,因卢循夜袭而失陷。卢循入城后焚烧府舍及民居,生擒吴隐之,并自称平南将军,摄广州事。

  另一方面,卢循又命姐夫徐道覆攻下始兴郡。

  次年(405年),卢循派使者向东晋进贡,当时东晋朝廷刚刚消灭了桓振领导的桓氏残余势力,无力讨伐卢循。于是,分别授予卢循和徐道覆广州刺史及始兴相职位。卢循得广州为根据地。

  人心不足蛇吞象,野心勃勃的卢循并不满足于作主广州,觉得那只是小小一隅,还要向刘裕俯首称臣,岁岁进贡,年年来贺,于是再次发难,并以雷电之速进逼京城。

  蒯恩在查浦(古地名,在建康石头山,今南京市清凉山)抵抗敌人。在蒯恩的多年精心调教下,其部队作战勇猛,执行力强,以一挡十,敌人连连退走。蒯恩部队与王仲德部队乘胜追击,但只击败卢循部将在南陵(位于安徽省东南部)的范崇民。

  卢循逃回广州,蒯恩又带一千人随同刘藩追击在始兴的徐道覆,并将徐斩首。蒯恩迁任龙骧将军、兰陵太守。

 

(二)

  公元412年,刘裕攻伐据守江陵的刘毅。蒯恩、王镇恶率领军舰百艘,兵马五千,袭击江陵。

  王镇恶(373-418),东晋名将。北海剧(今山东昌乐西)人。前秦丞相王猛之孙,五月初五出生,家人以为不祥。王猛却说:“此非常儿,昔孟尝君恶月生而相齐,是儿亦将兴吾门矣!”祖父王猛亲自为其取名曰“镇恶”,既有避讳的意思,又有警示为人处事的作用。

  蒯恩、王镇恶领命,昼夜兼程,奔袭江陵,沿途尽打刘藩旗号,伪称:“刘兖州西上荆州。”刘毅信以为真。10月22日,两人率军抵达豫章口(今湖北江陵东南),距江陵城20里,弃船步行进军。蒯恩率军在前,王镇恶紧随其后,每艘船上留一两个人,对着船岸上竖六七面旗,下面放一战鼓,告诉留下来的人说:“估计我们将到城时,便擂起战鼓。使城中以为后面还有大军将到。”

  又分步兵500人,去江津(今湖北沙市东南)焚烧刘毅船舰,断其退路。蒯恩在前,王镇恶在后,昂然挺进。

  军队直指陵城,对前军说:“若有问者,但云刘兖州至。”沿途津戍及百姓说刘藩来了,并未产生怀疑。

  离城不到五六里时,恰遇刘毅要将朱显之带着十几个骑兵和几十个步兵,要出江津。朱显之径问:“来者是何处兵马?”前军士兵回答:“刘兖州至。”朱显之驰马到近前,又问:“刘兖州何在?”士兵皆答:“在后。”朱显之不见刘藩,却发现这些士兵扛着盾牌、彭排等作战工具,心生疑窦。这时又望见江津的船舰被烧,烟火冲天,豫章口一带鼓声震耳。

  朱显之立马反应过来,知道不是刘藩至,便跃马急驰而回,驰报刘毅:“外有大军,似从下上,垂已至城,江津船悉被火烧矣。”于是急令关闭各城门。未及进城,被蒯恩纵马赶上,一枪戳死。王镇恶已突进江陵城,士兵也攀城而入,由于城门还未来得及关闭,所以顺利打开大城东门。

  大城共有八支刘毅的军队,已经全城戒备。蒯恩进东门,折回向北而击射堂,前攻金城东门。王镇恶入东门直击金城(今内城)西门,分军攻金城南门。刘毅金城内东从旧将,还有六队千余人,西将直吏快手,还有二千余人。两军混战,从上午十点战至下午四点,西边的人退散的退散,归降的归降,王镇恶入城后,趁风放火,烧毁大城南门和东门。

  王镇恶遣人送诏书及赦文与刘毅,刘毅焚而不视,与司马毛惰之等督士卒力战。时下,金城中的士兵也不信刘裕会亲自到来,负隅反抗。一个叫王桓的人,家在江陵,以前因杀死桓谦,为刘裕所提拔,常在左右,这时率十余人正助王镇恶作战。

  下午四时左右,王桓在金城东门北三十步地方凿开一个大洞。王桓率先钻进洞里,王镇恶紧随其后,后面士兵相继而入,与刘毅军短兵相接。王镇恶的士兵和刘毅的士兵大都是北府旧人,有的甚至是父兄子弟中表亲等亲戚。蒯恩、王镇恶令士兵边战边游说,刘毅的士兵得知是刘裕亲自率兵而来,人心顿时涣散,战无斗志,天黑时,溃散逃走。一更时,听到前阵散溃,斩刘毅的勇将赵蔡,但刘毅左右士兵仍关闭东西门抵抗。

  王镇恶恐其作困兽斗,增加士兵伤亡,遂引军出围金城,故网开南门。刘毅恐有埋伏,于三更时乘夜率300余人由北门突围。由于事出突然,当王镇恶率军攻城时,刘毅的马还在城外,仓促之间寻不着马,刘毅便去儿子刘肃民那里取马,刘肃民却不给。朱显之对刘肃民说:“人取汝父,而惜马不与,汝今自走,欲何之?”于是夺过马给刘毅。

  刘毅刚一出来,便遇见王镇恶的军队,突围不成。刘毅又到蒯恩处突围,由于士兵已作战一天,疲惫不堪,刘毅才得以从大城东门逃出。

  刘毅投奔到牛牧佛寺。当初桓蔚战败时,也投奔到牛牧佛寺,寺僧昌将桓蔚藏之,刘毅将昌和尚杀死。及至今日,刘毅也逃到此地,寺僧拒之说:“昔亡师容桓蔚,为刘卫军所杀,今实不敢容异人。”刘毅慨叹道:“为法自弊,一至于此!”遂自缢而死,其子侄也全部被杀。


(三)

  征讨蜀国,蒯恩在本官基础上兼任太尉长兼行参军,带兵二千,随同益州刺史朱龄石征战。蒯恩所带的部队总是冲在前面,和敌人展开激烈的战斗,战鼓不停,拼杀不止,尸横遍野。整整一天,日未出而战,日落战不止。蒯恩部众愈战愈勇。敌人倒戈卸甲、溃不成军,纷纷败逃。蒯恩军队乘胜奋勇向前,平定成都,他被选拔为行参军,改封北至县五等男。

  高祖征讨司马休之和鲁宗之,蒯恩和建威将军徐逵之先行。徐逵之败亡,蒯恩的部队在堤下布阵。鲁宗之的儿子鲁轨利用有利形势屡次命令,猛烈进攻蒯恩部队,飞箭乱射,仿佛雨点一般,呼声震动天地,形势十分紧急。

  蒯恩临危不乱,调兵遣将,指挥得当,同时勉励将士,战阵坚固如铁。鲁轨多次冲击,蒯恩这方巍然不动。鲁轨久攻不下,弃而退之。江陵平定后,蒯恩再追击鲁轨到石头城(今南京)。鲁轨弃城而逃,蒯恩追到襄阳,鲁宗之逃奔后秦,蒯恩和将领们把鲁宗之赶出鲁阳关才凯旋而回。

  蒯恩自随从“南朝第一帝”刘裕,征战无数,每次危急,身先士卒,战功赫赫,身上多次受重伤。刘裕嘉奖曰:“成吾霸业者,真卿也。”恩却恭谨谦逊地说:“此明公之威,诸将之力,恩何功之有焉!”高祖肯定蒯恩带兵稳重,记下他所有功劳,宋永初三年,封蒯恩为新宁男,食邑五百户。蒯恩应该是历史上唯一因战功而封的新宁男,首位“常宁王”从此在常宁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刘裕次子刘义真被封过桂阳公,可见在刘裕心中湘南这片神奇的土地有无限魅力,蒯恩在武帝刘裕心中的地位也是举足轻重!

 

(四)

  高祖世子为征虏将军时,蒯恩以大府将佐兼领世子的中兵参军,随同本府转任中兵参军。高祖北伐,留下宿将蒯恩保护世子,叫朝臣和他结交。刘裕放心将自己的儿子交给颇有战功的蒯恩,并允许结交朝臣。战绩辉煌的将军,结交朝臣的有功之臣,通常都是君主忌惮的,由此可见宋武帝很是信任蒯恩,其待遇非一般可比拟。

  位高权重的蒯恩并没有沾沾自喜,恣意妄为,而是更加谦虚,与人谈话时总是以官职称呼别人,自称鄙人。对待士兵,军纪严明,部下都亲近拥护他。蒯恩迁任谘议参军,转任辅国将军、淮陵太守。世子建立军府,他为从事中郎,再转司马,将军、太守照旧。

  公元418年,十一月。已是冬季,北风冷冽,羌管凝噎。蒯恩到关中迎接刘义真。当时刘义真年纪虽小,毛病却多,极其爱色爱财,偏执不懂分辨是与非,黑与白。刘义真回到青泥(今陕西蓝田)被赫连氏追击,不忍舍弃一路掳掠来的女人与财物,重负导致退走缓慢。蒯恩拼死在后护卫,连日激战,疲累不堪。刘义真前军溃败、逃散,蒯恩的部队绝大部分牺牲,本人被俘,死于夏国境内。

  可怜,可叹!一个置生死于度外的将军,一生征战,一身荣誉,一心报国的良将,没能死于沙场,最后却因为一个弱冠小儿的幼稚想法、种种愚行,被俘被辱,死于敌手,实在让人扼腕叹息,心酸悲愤不已。

  蒯恩的儿子蒯国才继承爵位。国才去世,儿子蒯慧度继承。慧度去世,没有儿子,封爵被取消。

  第一个常宁王的故事就此烟消云散……   

                            


[打印本文]

信息公开 文化资讯 名人荟萃 宜城之子 诗乡文苑 书画影艺 乡镇风采
课题研究 人文地理 特别刊载 乡音乡情 文化创意 记忆空间 联系我们
湘ICP备16011544号-1   Copyright c 2016 湖南常宁湖湘文化
网站访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