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地理 >往事越千年

往事越千年

崔建华

编辑:网站编辑    访问量:1581    发布时间:2016-08-19    【字体:


QQ图片20160819121541.jpg

崔建华摄


穿越千年的伤痛/只为求一个结果/你留下的轮廓/指引我/黑夜中不寂寞

 

历经千年不变的日月,迎着千年不变的风霜,占据着常宁的最高海拔,泰然而立于常宁西南陲的天堂山,只因与千年之前的那位宋代升国公主,有着丝丝缕缕、隐隐约约,剪不断、理还乱的关联,从而有了灵气,有了风韵,有了生命……

唤作“天堂”的山,其实不仅常宁有,重庆丰都,广东五华、连南,也有。只是常宁的天堂山,名称善变,又名天塘山、塔山,如她出产的山岚茶一般,足以让人云里雾里。在宗教意义或人类想象中,“天堂”就是永恒幸福的世界,一座山能冠名为“天堂”,自有她令人神往的独特魅力。而天堂山的魅力,绕不开林语堂眼中的中国文人所处的“最好的时代”——大宋王朝,当然也绕不开传说中的那位美丽神秘的升国公主!

跨越千年由大宋遗留下来的雪泥鸿爪,星星点点散落于天堂山的山山水水、特产风物和屋宇庙舍,能仁寺、公主庙,塔山山岚茶,均有与宋代升国公主及当时皇帝宋仁宗相关的传说。而且,传说还记入了清代康熙、乾隆、嘉庆、同治年间历次修纂的不同版本《常宁县志》中。能仁寺,传说宋仁宗之妹升国公主曾在此出家修行;公主庙,是当地人士为纪念升国公主而兴建的庙宇;塔山山岚茶,因当年升国公主亲手采摘后献给宋仁宗,进而成为贡品。传言取长沙白鹤泉的水泡茶,能从杯中清晰看见升国公主清修的身影……

有宋一朝众多的公主中,人们惟独将升国公主与天堂山联系起来,是确有其事还是仅为巧合?是传说或者只是人们的牵强?可惜正史中有关升国公主的记录少之又少,《宋史》中的表述精练至极,“升国大长公主,初入道。明道二年,封卫国长公主,号清虚灵照大师。庆历七年,追封鲁国,谥昭怀。徽宗改封升国大长公主。政和改昭大长帝姬。”除了这55个字,就再也没有别的记录了。

那么千年以前的那个伟大朝代,那个众多帝王中极少能够冠为“仁”的皇帝和他的妹妹升国公主究竟是否和天堂山有关联呢?查阅众多资料后,我不得不遗憾的承认,除了清代各时期的《常宁县志》,再也没有别的、更早的文字资料可以证明天堂山与宋仁宗、升国公主有关联。特别是清代之前的文字记载,近乎空白。即便是今天这样信息爆炸的时代,“百度”和“GOOGLE”也难以搜寻。也就是说,天堂山与宋仁宗、升国公主相关的传说,应该都是我们本土人士在清代才陆续录入地方史志资料的,而且多记载为传闻,民间传说的性质占多。

戏说,看来并非今天电影电视导演和小说作者的专利,古人也一直乐在其中。

 

 竹林的灯火/岛国的沙漠/金色的国度

/不断飘逸风中/有一种神秘灰色的漩涡/将我卷入了/迷雾中

 

时间上溯一千年,公元1012年,是宋真宗时代。

宋真宗是位诗人,脍炙人口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就出自他的《励学篇》。他是宋仁宗和升国公主的父亲。那一年,宋仁宗两岁,他的妹妹升国公主还未出生。而那时的常宁,仍然是衡州郡的一个县。

每读常宁的古代史,总会有一种遗憾,那就是正史中有关常宁的记载少得可怜!那时的常宁,地位估计十分尴尬,僻壤却不够蛮荒,僻静却并不闭塞,既非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也非兵家必争之要地,优势不算出类拔萃,缺陷也不算非同小可,正如一句常宁土话,“不算好得怪,也不算差得怪”。周边的耒阳、祁阳、桂阳,分别以蔡伦造纸、浯溪碑林、三国名城而闻名遐迩,与三地相连的中庸之地常宁却完全乏善可陈。哪怕古代就算是流放罪臣,朝廷选择的也是岭南的两广甚至海南,近一点也是挑岭南北麓的郴、永二州,“船到郴州止,马到郴州死,人到郴州打摆子”,“永州之野产异蛇”,想必当时的朝廷认为,这两个地方完全具备了从肉体和精神上来惩罚戴罪之人的条件。可实际上,常宁与郴、永二地仅仅是一墙之隔。

宋朝的常宁,应该是地广人稀,文化落后的。宋代长达319年的统治期间(包含了北宋和南宋),常宁只出了25名进士,73位举人(见《同治常宁县志》),人口稀少、读书人稀少,在这里充分反映了出来。就这样一个长期汲汲无名于朝野的县治,既没有产生过多少惊天地、泣鬼神的人物和事件,又错过了柳宗元、错过了秦观,因而典籍中的描绘只能惜墨如金。也正是因为正史的只言片语,才让后人有了无尽的、可以添油加醋的想像空间!同样在正史中只有只言片语的升国公主,估计就这样被地方文人墨客与天堂山联系了起来!

正史虽然惜墨如金,但是事情还是阐述清楚了的。《宋史》关于升国公主的记载,与另一本《宋会要》的记载也基本吻合,后者的记录还更详细,说宋真宗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惠国公主出生后就夭折了,另一个女儿升国公主出生后因为先天不足等健康原因,很早就入道,在内宫修行,她的名字叫赵妙元。从这里可以看出,升国公主入的是道教,修行的地方是内宫。

这根据正史推断的结论,确实是让我们非常沮丧的——这升国公主与佛教、佛寺、天堂山,原来根本就没有丝毫关系。升国公主入的是道教而非佛教是有史可查的,毕竟升国公主的父亲——宋真宗是道教的狂热的信奉者,常对人说“释道二门,有补世教”,又说“三教(儒、道、释)之设,其旨一也”,宋真宗还和道士们编造神话,三次称梦见“天书下降”,说玉皇在他梦中传告赵氏始祖乃是轩辕帝。他尊玉皇为玉皇大天帝,尊赵氏始祖为圣祖天尊大帝,尊道家圣人老子为“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并制造了道教祖宗赵玄朗(即财神赵公明,民间谓赵公元帅)。升国公主“清虚灵照大师”的号,也正是道家的称呼。升国公主入道家而非入佛门,是有着这样的历史背景和大环境的。

升国公主从明道二年(公元1033年)封为卫国长公主,到庆历七年(公元1047年) 即“追封鲁国,谥昭怀”,时间跨度只有14年。“追”、“谥”表明,升国公主的人生轨迹止步于公元1047年,虽然史书上没有记载升国公主的具体出生年月,但我们可以推断,她是未婚而早夭的。根据《宋史》和《宋会要》去考证,宋代98位公主中有57位生卒年月可考,其中有婚姻记录的仅27位,这27人中是不包括升国公主的。记录显示,公主们初婚的年龄大都在16-20岁,所以可以肯定升国公主的寿命不到20岁,只是在14-20岁之间!而且,我们常说的“升国公主”名号,也从来就不属于一个鲜活的生命——因为升国公主是宋徽宗改封的名号,宋徽宗即位时已是公元1100年,此时的公主已离开人世53年。

在众多的历史迷雾中,升国公主和天堂山的传说却早已流传开来并广为人知,传说无须深究,毕竟就只是一个传说!


看不清的双手/一朵花传来/谁经过的温柔

    

千年之后的天堂山,依旧默然独立于潇湘大地,尽管地理上与南岳距离更近,但却被列为遥远的南岭山脉而成为众多南岭余脉的一支,这恰如常宁本身在时空坐标中的尴尬写照。庆幸的是,正是因为时空的这种特殊位置,处江湖之远,居纷争之外,无大是无大非,无大喜无大悲,故而“常宁”!

常宁之地,众生之福。

话题重回云雾缭绕、苍山如海、涧深林密的天堂山,2009年,天堂山首次被写进了中央的红头文件,而不再只是默然踟躇于地方史志资料的浩瀚文海。国家林业局一纸〔2009〕1060号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正式准许常宁设立天堂山国家级森林公园,并定名为“湖南天堂山国家森林公园”。古人曾希望借助皇家的力量来为天堂山增色,今天的我们,一样寄希翼于国字号、央字号,甚至还借助古人来让传说更加神奇,更具魅力!


223.png

摄影《天堂山下人家》(尹春华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今日的天堂山,也不再仅仅是那座天塘山或者塔山,以其5933.4公顷的广度,和12座海拔1000 米以上山峰的高度,天堂山国家森林公园已成为衡阳市占地面积最大的国家级森林公园。森林公园涵盖了庙前景区和弥泉景区,庙前景区包括中国印山、财神洞、庙前古民居,弥泉景区包括原常宁市弥泉国有林场四个管理区、四个村和塔山瑶族乡三个村——历史,正赋予天堂山新的生命。

今天的人们大多还是相信升国公主是来过天堂山的,我的心里,其实也宁愿相信这些传说都是真的。初略分析,人们选择升国公主和宋仁宗与天堂山相关联,有着很简单的原由——宋仁宗是仁君,没有文字狱,再怎么编他的传说,也不用担心政治、法律或者经济后果。在升国公主的哥哥宋仁宗时期,中国进入了封建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顶峰,那个时期不仅出大文豪,而且出大政治家出能臣出大忠臣。像唐宋八大家中,欧阳修、曾巩、王安石、苏洵、苏轼、苏辙六人都活跃在一时期。古代中国四大发明中,活字印刷术、火药、罗盘三大发明也出现在这一时期。名字如雷贯耳的包拯、狄青、司马光、范仲淹等能臣名将同时辅政,真可谓君子满朝,这样的事,只有宋代有,宋代也只有宋仁宗才有!如此盛状,羡煞后人!

曾经访过能仁寺,可惜的是已破败不堪,倒是附近的忠孝寺颇具规模,香火颇旺。两座寺庙还曾为谁是正宗的能仁寺有过争论,我曾阅读过他们提供给我的一些纰漏百出的资料,资料中甚至将宋真宗写成了宋贞宗,害我后来出了一头好大的雾水。但是这并不妨碍人们信誓旦旦地坚称,此地即是宋代升国公主出家修行的地方。

这个地方,在天堂山的米崖峡谷石塔旁边,正是传说中升国公主出家修行的地方。千年之后,这里依旧古木参天、怪石林立、溪流涓涓,山依旧、水依旧、风依旧,漫山的竹林随风轻舞时,一如当年公主的曼妙裙摆。

我多么地希望,风就是来自于千年之前的、那个中国文人所处的最好时代——大宋!

 

   


[打印本文]

信息公开 文化资讯 名人荟萃 宜城之子 诗乡文苑 书画影艺 乡镇风采
课题研究 人文地理 特别刊载 乡音乡情 文化创意 记忆空间 联系我们
湘ICP备16011544号-1   Copyright c 2016 湖南常宁湖湘文化
网站访问统计: